越南:一个不可轻视的贸易对手 | 2022年06月13日

越南:一个不可轻视的贸易对手

最近出现越来越多关于越南经济增长和出口增长的报道,特别是在4月21号,越南政府副总理在关于越南经济增长的报告中提到了越南的平均出口增长目标 “从2021年-2025年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8-9%,从2026年-2030年出口的年增长率为5-6%”

2022年前3个月,越南全国进出口贸易同比增长14.37 %,环比增长45.5%,贸易总额达到了1763.5亿美元,出口额是886亿美元,其中越南国内企业出口增长22%,外资企业出口增长了10%。

从越南出口产品结构上看,越南在2022年第一季度的出口工业制成品为761.7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86%,其中零部件加工和手机部件加工达到146亿美元。越南产品出口的主要国家和地区是美国、日本、欧盟以及东盟(包括我们中国市场),其出口比例份额分别是欧盟占18-19%,美国以及其他美洲各国占比33-35%,对亚洲出口则为46-47%。越南工贸部副部长杜胜海在3月30日也讲到:“越南出口的高速增长是因为国际市场的强劲复苏和自由贸易协定(FTA)的落实而带来的巨大国际市场的结果”

从越南未来出口战略上看,在未来10年内,越南出口将从目前的这些零部件和电子部件的加工转向精加工成品和成套设备的出口,以及增加高附加值、高科技产品以及绿色产品的出口(越南不鼓励高能耗和高污染的产业发展);

当下越南的出口增长势头强劲,结合越南的未来出口战略看,越南将成为中国出口企业未来8年的强劲对手!
未来10年,国际经济不可能有爆发性增长而带动需求增量的增长,而从产品结构上看,越

南产品出口与中国产品出口高度重叠,这就意味着,越南如果要实现如此高速的出口增长,只有通过蚕食中国出口企业的市场来实现,假如越南政府的出口战略得以顺利实施,到2025年,我们中国出口企业将面对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那就是越南会成为中国出口贸易的强劲竞争对手,越南企业会大量的蚕食中国出口企业的国际市场!

2022年前3个月,中国一般贸易总额只有5.9万亿人民币(照目前汇率不到8700亿美元),只有越南贸易额的4倍多一点,如果按越南国际市场计划和增长指标,在2026年后我国的国际贸易总额将被越南超越!这些数据可能让我们的出口企业陷入悲观情绪之中!

现在,越南大肆地宣传“越南国际贸易2030年计划”,这其实是越南的国家宣传战略,越南想以此影响投资者的投资倾向,从而掠夺更多的国际投资到越南市场。

“越南国际贸易2030年计划”是越南国际贸易增长的宏观计划,在这个计划实施的初期,由于越南产业结构简单,劳动力和资本市场供给充足,产业链还不完善等因素的影响,这个贸易计划在2025年前会进展的顺利,然而随着越南强劲出口给国家带来了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也会带来社会和经济的结构性矛盾,如劳动力和资本的使用成本升高,深层的社会构造体系障碍给经济增长带来阻力等问题,这会导致越南社会效率和生产等效率的下降,从而传导到企业经营成本的升高和产品价格的升高,彼时,越南的竞争力也无法维持今天的强劲状态。

如果我们中国出口企业,在越南政府积极推进“国际贸易2030计划”时候,尤其是在这个计划推进的初期,任由其实施贸易计划,放任越南任意发展出口市场,越南政府和企业可能顺利的通过结构调整实现后期的贸易增长,为此,我们应该积极地,有针对性地走进国际市场与越南进行贸易竞争!

与越南竞争,我们的出口企业可分为二个类别与越南企业竞争。
第一类是产业链中生产设备:
越南吸引外资的能力和出口能力来自加工成本低和劳动力结构合理,还有一些贸易协定带来的低关税等一些简单的要素,这意味着越南目前就如同一些拿着简单工具在市场上找活干的农民工,在等待企业给他们提供劳动的机会,而这些企业又是产业链中一环,关键是目前,越南只是依靠外来投资设备和工厂来利用越南的生产资源在当地加工后再出口,因为越南自己还没有形成完整的工业体系,因此在自主体系性产业结构上看越南并不是我们中国的竞争对手,而随世界经济发展将会带动着各国产业的发展,产业发展的前提就是对通用设备(不是高端设备)的需求增加,因此中国出口企业要牢牢的掌握成套设备、机电、重工设备,以及配套加工等产品的出口市场,同时积极提高产品质量和通过技术进步,来控制未来10年的国际市场出口,当越南无法进入设备性产品出口阶段,越南就不会产生高附加值的出口产品,随越南的经济发展带来的劳动力和其他生产成本的升高,那时的越南就自然丧失了竞争力;

第二类则是劳动密集型产品:
我国劳动密集型产品生产企业只有提高自动化生产水平,以此降低生产成本,才能与越南这样低加工成本国家的出口企业去竞争,否则中国出口企业只能避开越南在国际市场进行正面竞争,另外,我们的企业也可以品牌化自己的产品, 让更多的买家愿意出高于市场的一般价格来购买可信赖的品牌产品,也是我们劳动密集型出口企业与越南竞争的有效手段。 由于加工成本、各国之间贸易协议带来的关税差异,以及疫情泛滥的影响,国际制造业出现全球再迁移的状态,制造业迁移实质是工厂再造,国际市场在未来10年内(到2030年)会出现各种设备需求增长的状态,这是我们中国出口再次出现设备出口增长的10年机会! 产品出口竞争实际是国际市场竞争,国际市场竞争又是信息量的竞争,我们的出口企业应该利用信息量差距,使用大量的产品信息覆盖竞争对手的出口市场,只要竞争对手的产品有机会被采购商选择的同时就应该让采购商也看到我们出口企业的产品。

同时我们出口企业应该把数据化的产品清晰的展现在国际市场的每个角落,因为在后5G时代,随着数据处理技术的提高,虚拟空间和现实的结合构成将来社会的任何社会活动的主体,彼时,就连简单的找男女朋友结婚这样原始的事情也走进了数据虚拟空间,再从虚拟空间回到现实空间; 经济和贸易的发展向来是非线性的,而越南的工业基础和基础设施以及数据处理能力都与我们国家存有很大的距离,因此尽管越南当前发展强劲,但越南那些深层问题会随着越南的经济发展不断的相互纠缠起来,要解决这些深层问题需要很长的时间,甚至就根本无法解决,它们也将成为越南发展的深层阻力。
但如果我们出口企业一直唱衰自己,唱着悲歌被动地等待事情的发生,不主动跟越南在国际市场正面竞争,越南政府主导的2030计划可能就真的实现了,西方有句谚语“当人心软弱的时候,他所有的力量都会消失”,我们出口企业的力量就从我们心中开始!


越南不甘“代工” 向高端产业爬升

2022-06-07   来源: 第一财经

随着走出新冠疫情影响后的经济快速恢复,不少越南工厂接单接到“手软”。不过越南显然并不满足于现状。

越南政府日前批准了《2021-2030年外国投资合作战略》(下称“战略文件”),其首要目标是吸引高科技和高附加值的项目,更好地对接国际生产链和供应链。

长期以来,越南利用其劳动力成本优势,从国外大量进口原料或零部件,进行加工和组装后再出口。中国科技大学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副会长陈经研究员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种模式导致了越南贸易总额和人均贸易额高企,但实际上的工业附加值却比较低,大部分利润掌握在外国厂商手中。 越南政府推出这一战略文件表明,越南在面对外国投资方面有了自己的筛选标准,更加“挑食”。越南官方媒体也称,这一文件的出台实施,是越南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一个里程碑”。

对于前往越南投资的机会,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士新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越南经济当前高速发展,处于大浪淘沙的重要阶段,投资机遇不少,但相关的风险也很大。

渴望科技

代表官方发声的越南通讯社在6月4日公布,政府常务副总理范平明签发决定,批准《2021-2030年外国投资合作战略》。越南媒体称,这是越南政府首个专门吸引和使用外资的战略性文件。 对于战略的首要目标,文件提出要吸引先进技术、科技4.0、附加值高、具有积极发展意义的、连接全球生产链和供应链的项目。

越南近期对于引进高科技项目表达了很强的愿望。越南总理范明政在5月11日至17日期间率越南代表团访问美国,这是范明政就任总理后首次访美。

在行程的最后一天,他安排了非常密集的硅谷行程。5月17日,范明政先后走访了英特尔、苹果、谷歌、微软、Meta等科技企业,以及金融机构和风险投资基金等。

范明政明确表示,越南对技术有着强烈的渴望,投资越南对于科技巨头而言将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在会见苹果首席执行官(CEO)库克时,范明政说,“各个年龄段的越南人,尤其是城里人,都非常喜欢苹果的科技产品”,希望苹果加强在越南投资。

库克则表示苹果确实希望在越南扩展供应链建设,开拓亚洲市场。苹果在越南没有直营工厂,但在越南各地有31家苹果的代工厂,员工约16万人,为苹果产品生产和组装电子零件和设备。

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氏秋姮5月26日在越南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也表示,鼓励外国投资者加大对符合越南优先发展方向的领域投资力度的政策,其中以先进技术、新技术、绿色技术等为优先。

对于未来越南需要引进怎样的外资,起草战略文件的越南计划和投资部提出了七项标准,涉及投资效益、劳动力、工艺技术、技术转让、联结性和辐射作用、环保和国防安全。

如以投资效益为准绳,越南提出,要限制投资资金少但用地面积大、造成土地资源浪费的小项目;从用工人数考虑,文件提出要提高劳动力使用效率,减轻劳动力过度集中对基础设施造成的冲击。

战略文件表示,环境问题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要标准,越南计划和投资部因此建议提高引进外资时的环保标准。

越南已在2021年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COP26)上做出承诺,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在2月访问越南时,范平明就向他明确表示,建议美国为越南兑现承诺提供财政和技术支持。

投资越南

文件还对未来越南引进外资的水平,提出了非常具体的目标——例如,要求到2030年,在越南开展业务的世界500强企业数量增加50%;在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排名中跻身东盟三强和世界60强国名单。

根据越南计划与投资部外商投资局公布的统计数据,2022年第一季度,越南引进的外国直接投资资金总额达到89亿美元,外国直接投资到位资金为44.2亿美元,比2021年同期增长了7.8%,创5年来新高。

外国直接投资的增长与越南宏观经济增长的态势相吻合。

据越南计划投资部统计总局5月29日公布的数据,越南2022年前5月累计货物进出口总额达3051亿美元,同比增长15.6%。其中,美国是越南最大的出口市场,预计出口额达467亿美元。最大的进口市场则是中国,预计进口额约为496亿美元。

今年前5个月,越南货物出口额约达1530亿美元,同比增长16.3%,农业、工业、旅游、服务等领域也呈现强劲增长迹象。越南政府表示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或将达6%,全年GDP增速甚至可能会达到7%以上。

周士新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越南经济其实在疫情前就增长迅猛,每年GDP增长率在7%~8%左右,受到疫情影响后迅速恢复,现在尚能保持5%~6%。

周士新还指出,越南和中国在国情和文化上有相似之处,在发展的过程中,充分借鉴了中国的成功经验,吸取了中国的挫折教训,体现了它“船小好掉头”的优势。

越南经济专家预测,电子商务、金融银行、信息技术将是越南复苏和增长最快的经济领域。不过,专家也警告称,部分行业和领域的发展,将会遭受俄乌冲突持续和原材料供应紧张等因素的影响。

就原材料供应问题,周士新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越南在生产链和产业链的上游非常依赖中国。越南原统计总局局长阮碧林也表示:“越南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仍依赖于农业、加工制造业,我们依赖于来自中国的原材料。”

根据中国海关公布的2021年数据,中国是越南最大的中间产品供应国,占越南进口总额的41.5%。越南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严重依赖中国的原材料和设备。在大量向美国出口的同时,越南企业也越来越融入中国的产业链和供应链。

周士新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越南确实非常渴望吸引具有技术实力的企业到越南落户,但有意向的投资者非常有必要做好调研,管控风险。

周士新指出,对于部分行业有较高的政策风险,越南政府更希望让民族企业去做,对外资没有想象中那么开放。他说,以5G技术为例,不少中国公司已经在当地落地生产设备,但始终没有获得在当地运营的资格。

周士新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越南城镇化进程迅猛,劳动福利和土地价格增长非常之快,如他在越南进行调研时发现,工人的薪酬每年增长10%~20%,隔几年翻一番是很正常的现象,这可能就会压缩企业的利润预期。

如今越南劳动力的成本已经显著高于很多东南亚国家。越南著名经济学家黎登营表示,越南技术工人的薪水已差不多是老挝和缅甸的两倍,比泰国和菲律宾高出约30%~45%。

评论人士指出,越南的劳动者不再简单地满足有一份工作,而开始追求性价比,那些劳动强度大、收入较低的行业将首当其冲地面临招工难,外资企业在未来可能不得不面临再一次的产业链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