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与大企业大不相同 | 2022年03月10日

中小企业与大企业大不相同

从形式上看、大企业和小企业只是规模大小不同,也因为规模不同,大、小企业的经营模式就不同,如果小企业套用大企业的结构和方法去管理,就会经营和管理的非常僵硬、随着时间的延续会带来越来越多的问题,甚至影响到小企业的生存,相反、如果大企业用小企业灵活机动的管理方式去经营,会导致企业出现没有效率的混乱,因此小企业需要以老板直属的平面结构经营、大企业则需要在制度监管下的层次运行;

大企业和小企业的使命也不同,一般来说小企业是生存为发展的前提,而大企业是以发展获得生存!

企业作为一个独立的经济体,收益决定存在,特别是中小企业、由于缺少银行金融和社会资本的支持,它在市场循环中的绝对收益决定了企业是否能存活下去,从市场层面上看,中小企业缺少大企业的市场效应,因此单位收益率同比大企业要低很多,而且它的市场收益基本是在大企业的市场空隙中获得,所以中小企业的市场渗透范围和深度决定了市场收益;另外,中小企业市场的不确定性要求企业的经营和管理必须具备灵活性和机动性,因此中小企业不应该具有大企业一样的管理结构,因为任何清晰的管理结构都是以清晰的责任为基础建立起来的,而清晰的责任需要清晰的行为逻辑和市场原则,这对中小企业来说是不可能划分清楚的,这意味着套用大企业的管理结构会给中小企业带来僵硬的运行模式,不清晰的内部责任关系不但推高了生产成本也容易在企业内部滋生矛盾,最后导致人事争斗,带来了效率下降!

小企业如同一个游击队、设计过多头衔的编制会导致位置错乱带来对个人心理的影响,会导致企业工作的人变少,使用权利的人增多,这会给企业埋下未来隐患,企业职员会从自己角度出发观察未来,当企业经营不好时、部分人员就开始怀疑企业未来而出现信心的动摇,当企业经营好时、市场竞争和利益的潜力会带来人员的波动,对于中小企业来说,不论经营的好与不好,职员对企业的态度和大企业比起来是截然不同的,因此中小企业的老板只能做平面管理,全面掌握资源、机动性地调配资源,同时在收益上不能只考虑自己,不考虑那些留在自己身边的人,每个职员身后都有一个家庭,中小企业老板不但要照顾好职员、还要考虑他们背后的家庭,不应以岗定薪,要把那些有远志的、德行顺天的职员留在身边充当自己的助手!

中小企业主也应该是企业和产品的双重主人,自己不但要经营企业、也要亲自管理产品的生产加工和市场销售,因为中小企业的市场大都靠信用做出来的,其中包括产品的质量信用、合作性用、责任信用、以及拆借信用等,这些信用在动态的生产加工和产品销售上都体现出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只能靠企业老板自己出来,做出果断的决定,如果直接套用大企业的流程管理生产和销售,中小企业的市场信用就很难建立起来!

中小企业的老板注定是辛劳的人,因为中小企业是靠产品挣钱而不是以资本挣钱,老板只能事事参与、事事费心地去经营,市场就成了中小企业生存的关键,有了自己的市场,产品就有了销路,如果只做产品加工不做市场,企业就只能是一个加工点,不但企业收益在收窄,在市场拥有者的挟持下,企业的利润也被压缩地越来越低,以至于产生亏损,多年以前,国美电器拥有了中国的家电市场,很多家电企业就失去了产品的定价权,那些效率低、技术革新慢、资本薄弱的家电企业不得不退出市场,这个例子给中小企业的提示就是企业可以没有竞争力强的产品,但一定要做大市场去销售产品,市场营销也就成了中小企业存在和发展的前提条件!

小企业做大是一个自然成长的过程,随着企业市场变大,收益增多,企业就可以承担更高的管理成本,才可以进入系统管理体系,系统的设计者应该是中小企业主本人,因为一个企业如同一个家庭、在外面看似乎家家一样、当走进去再看、每个家里构造都不相同,因为每个房子的主人是以自己的生活逻辑设计了自己的家,请外人来做事只能是锦上添花而不能靠他们做出架构,那些依赖别人做结构的事听起来即有理论,看起来也美,但就是不好用!

中小企业的老板需要耐心和强劲心,经营一个中小企业很麻烦,没有耐心就没有耐力忍下去,经营一个中小企业挫折很多,缺少强劲心对外就自然失去了力量!中小企业的核心就是老板一个人,其他的都应是可靠的帮手!


商务部回应高增长基数条件下的“2022年外贸难” 有信心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

2022-03-02   来源: 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在国务院新闻办1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部长王文涛表示,在去年我国外贸增长达21.4%的高基数上,今年增长压力很大。从前两个月看,外贸基本实现了开门稳,“我们有信心完成全年的目标任务,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

据介绍,今年商务部将着重从增强消费市场主体活力、办好消费促进活动、打造消费升级平台等3个方面发力,做好稳外贸政策的落实和储备,保障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畅通,持续推进外贸创新发展。

去年中国吸收外资再创历史新高,首次突破1万亿元。不过,制造业的引资规模和占比出现了下降趋势,去年规模比2019年减少了4.6%,制造业引资比重下降到19.4%。对此,王文涛表示,下一步将推动强化对制造业吸引外资的支持力度,修订扩大《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引导外资更多投向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以及数字经济、绿色发展等领域。

去年,自贸区建设取得显著成效。对于进一步采取措施推动自贸试验区高质量发展,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表示,将推动在有条件的自由贸易试验区、自由贸易港试点对接国际高标准推进制度型开放。

“去年,在各方共同努力下,‘一带一路’经贸合作克服疫情等困难,不断走深走实,为全球开放合作、世界经济复苏注入了新动能。”商务部部长助理盛秋平表示,在持续巩固合作基本盘的基础上,今年将稳步拓展合作新领域,深入发展“丝路电商”,加强数字贸易、新型基础设施等领域合作,推动构建数字合作格局。

数据显示,去年中国东盟贸易额再创历史新高,达到8782亿美元,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14.5%。东盟连续两年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盛秋平表示,在深化与东盟贸易投资合作的同时,加强产业链供应链对接,争取年内尽早完成中国—新加坡自贸协定升级后续谈判。

去年9月份,中国正式提出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目前,中国正在与相关成员接触、沟通和磋商。王受文表示,CPTPP是一个高标准的国际经贸协定,同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方向是一致的。中方愿意通过积极的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努力全面达到CPTPP的标准。中国加入CPTPP,不仅有利于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推动国内的深层次改革,也有助于CPTPP现在11个成员国进一步扩大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市场准入,有助于这些国家扩大与中国在货物、服务贸易、投资等领域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