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能源 | 2022年09月20日

数据能源

纵观人类历史上急剧的工业变革,都是由新能源的发现和应用引发的。能源作为一种动力源泉,主要特征就是提供人类生产效率提升的动力和空间拓展的渠道。不仅仅是传统的动力能源,新兴的数据能源也可以实现效率的提升、空间的拓展,就如同煤炭、石油、电力这些现存的能源一样,数据能源也能提供动力作用于设备和社会,改变其效率和空间。

从人类早期用火石取火,发展到今天有各种手段去使用能源,可是能源的应用效率一直无法令人满意,比如蒸汽机的热能源利用率只有30%左右,就已经是最大了,有一些科技大国生产的汽车能源效率也不到80%,直接转化成动力能源的效率就更低了。后来,人们推出了“矢量动力”,有效的改进了能源的应用,“矢量动力”实际是数据能源与其他能源相结合的动力输出方式,就是通过数据来精准控制、调节动力的方向,这使得同样输出的动力不做过多的浪费,把有限的动力输出提供到目的动力上,如此一来,数据能源就成了其他动力能源的效率燃炉,随着数据不断地积累,以及数据传输方式不再是单一的数据输入源,我们可以通过无线网络系统地使用其他的数据资源,所以未来的动力设备会有更高的能源利用效率,也会更加轻便、灵巧。目前,正在世界各国兴起的智能设备以及其他的人工智能产品,都是以数据能源为动力基础开发的应用。

数据能源并不是一堆杂乱无章的自我形成的数据,数据能源的形成要素是技术逻辑或者社会意识形态。也就是说,人类首先要认知客观存在的逻辑关系,才会开发出对应的逻辑数学产品,这些产品把同一系统或者跨系统的数据结合起来,便形成了多维度的、内部相关的逻辑路径,以最短的时间或者最快的速度实现最高效率的动力应用,实质上,数据能源就是其他能源的“助燃剂”,它使以往被浪费的能源成为被有效利用的动力能源。

其次,是数据能源在人文社会的推动力,社会形态是个体意识形态的表现,而架构个体意识形态的动力正是数据能源,大量的多角度、多方式呈现的社会伦理、道德、价值等等信息形成了庞大而复杂的多维度数据,塑造出了一个社会。而产品销售作为社会行为之一,它的动力源就是数据能源,因此,产品销售数据与国际市场采购商的相关性与数据的范围决定了产品销售的效率和销售的范围,可以说,数据能源也是国际市场销售产品时的最大销售力!

历史上每次新能源应用都可能带来一次产业革命,就像人们有了内燃机,就放弃了蒸汽机,有了数码照相机,就抛弃了胶卷相机一样,数据能源的应用也推进了产业的变革,原有的设备渐渐失去了市场,原有的买家也不再去百里之外的展会,人们消费与获取信息的路径已然发生了变化。当今世界大部分国家的资本和权力控制在60后、70后手上,而做事的骨干是80后,实施具体事物的就是90后,但是不论是80还是90后,都在数据资源充斥的环境中长大,他们是数据能源的主要应用者也是消费者,因此无论是企业的生产加工,还是产品的市场销售,数据能源的开发与建设都是势在必行之路,当然,数据能源是逻辑性开发数字编码作为单位知识能源,并非一天或者一年就能完成,需要不断地积累放大。


时隔2年多离岸人民币汇率再“破7”,但对非美货币仍显强势

2022-09-15   来源: 澎湃新闻

2020年8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离岸市场首次“破7”。

9月15日晚间,更多反映国际投资者预期的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盘中跌破“7”这一整数关口,最低贬至7.0183。同时,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也逼近“7”关口,最低贬至6.9962。

本轮人民币汇率下跌始于8月15日央行下调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之际,同时美元指数不断刷新20年新高。随着跌破“7”关口,本轮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已经累计下跌超过2600个基点,跌幅超过3.88%。

面对本轮贬值,央行在9月5日果断出手,决定自2022年9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8%下调至6%。这是央行年内第二度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

面对这一轮贬值,央行副行长刘国强9月5日在国新办吹风会上回应称,目前来看中国外汇市场运行正常,跨境资金流动有序,受美国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虽然有影响,但是影响可控。

刘国强强调,人民币并没有出现全面的贬值。他指出,近期主要是美国加码货币政策调整,在美元升值背景下,SDR篮子里其他储备货币对美元都大幅度贬值,但是和其他非美元货币相比,人民币贬值幅度是最小的。

今年以来,人民币对欧元中间价升值了4.15%,人民币对日元中间价升值了12.3%,人民币对英镑中间价累计升值了6.9%,对新西兰元中间价升值3.99%,人民币对澳元中间价小幅贬值1.29%,对加元中间价贬值5.40%。

对于破7这一关键点位,中信证券联席首席经济学家明明指出,在强美元的大背景下,人民币汇率是否破7这一关键点位已经没有那么重要,应理性看待国际形势复杂多变下汇率的波动。

他指出,央行可用于稳定汇率的政策工具较为丰富,包括但不限于启动逆周期因子、调节企业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等等。其中,“逆周期因子”将直接作用于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价模型,虽然当前仍无法明确央行是否启用了“逆周期因子”、以及部分报价行是否调整了中间价报价模型,但从历史经验看,上述该工具对于应对人民币持续的单边贬值行情非常有效。

光大证券也认为,今年以来,在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的过程中,人民银行几乎未曾动用政策工具对汇率进行调节,表明当前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区间仍在政策取向内,主要源于稳增长和保就业的压力超过外部平衡,人民银行对汇率的容忍底线有所提高。若贬值压力超出政策容忍底线,不排除再次引入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逆周期因子等政策调节工具。

刘国强在展望未来时强调:“人民币长期的趋势应该是明确的,未来世界对人民币的认可度会不断增强,这是长期趋势。但是短期内,双向波动是一种常态,有双向波动,不会出现‘单边市’,但是汇率的点位是测不准的,大家不要去赌某个点。合理均衡、基本稳定是我们喜闻乐见的,我们也有实力支撑,我觉得不会出事,也不允许出事。”

News

Business Opportunities

Industrial China